正在阅读: 执政党的质量与前途

执政党的质量与前途

2018-12-10 11:03来源:北京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北京大学教授 潘维

  许多欠发达国家的政治领袖能够理解:所谓“中国模式”或“中国奇迹”,核心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他们的困惑有两点:第一,在本国社会分层的具体条件下几乎难以产生这样质量的“党”;第二,实行这种“一党制”几乎肯定会被西方视为“倒行逆施”,甚至遭到其打击。西方国家热衷向全球各地“传教”,传播其政体,不仅来自霸权主义,而且源于习惯,源于基督教文化。

  在美国,决定国家命运的不是“政党”,不是“执政党”,不是两党轮替,而是执政集团在社会多元利益条件下采取的政策。美国的政体看上去漂亮,似乎是成功的原因。但美式体制扩散到了不少欠发达国家,无一获得类似美国的成功,更有闻名世界的“失败国家”。两百多年来,美国制度的变化已经远远超出其奠基者的设想,一直在适应社会结构的变迁。那似乎与“习惯法”特有的弹性有关。然而,原大英帝国所辖之欠发达国家大多实行习惯法而非成文法,却未见美式的制度渐变。美国的成功不是因为其“政党”质量高或轮流执政。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在渐进的制度变迁中保持了动态的、在美国环境和语境下的“左、右”平衡,还有中央积极性与地方积极性之间的平衡。在保守与变革的平衡中,美国方走到今天。

  在西欧,“议会主权”里的政党此起彼伏,比较能准确地反映各国社会结构的演变。然而,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世界变成了大国的世界,中等国家退出了世界的霸权竞争。欧洲各国无一人口上亿,为避免被压迫,只好试图联合起来,以成立“欧罗巴合众国”为最终目标。但这个目标不仅被罗马帝国崩溃后一千五百年来形成的内部多样性困扰,而且还被外部势力掣肘。没有明确的共同外敌、强敌,欧洲的真正统一几乎不可能。于是,“欧洲议会”里的各个“政党”处于混乱之中,在统一利益与本国本地利益中像没头的苍蝇乱飞乱撞,所议之事也常是“遍地鸡毛”或“茶壶里的风波”。最近二十年还在欧洲发生了五花八门的“社会运动”,其中包括各种极端主义势力。无论左翼还是右翼,欧洲政党基本处于涣散状态,“社会代表党”走上了穷途末路。

  从上述讨论中可得出以下四个结论。

  第一,欧洲意义上的“社会代表党”,其重要性与社会构成的清晰性、稳定性成正比,与社会流动性成反比。社会分际越清晰、稳定,政党就越倾向兴盛;而社会流动性越强,政党质量就下降,就越倾向衰落。

  第二,欧式政党反映社会力量对比的结构,但只有在相当程度上超脱社会力量而非被社会力量俘获,才谈得上执政的质量和能量。在新的生产方式和社会条件下,欧式政党向“全民党”演变的趋势值得注意,比如各党政纲差异的模糊化甚至趋同。如德国社会民主党与基督教民主党的趋同,英国保守党与工党的趋同。

  第三,美国的两党制其实居于“全民党”与“社会代表党”之间。其积极的一面是“适度”保持对总统的制衡以及为政策制定提供负反馈;其消极的一面是总统与国会都被各种利益集团俘获,社会陷入深度分裂时决策会陷入僵局或者朝令夕改。

  第四,在第三产业居主导地位的时代,高等教育普遍化,社会流动性增强,社会分际模糊化。“全民党”比较适应这个时代。但“全民党”与社会相对较远的距离有正负两种可能。积极的一面是中立性带来的前瞻性、先进性;消极的一面是脱离社会、脱离基层、脱离实际,导致傲慢和空想。换言之,“社会代表党”的优势是注重社会“小事”,但办国家“大事”的能力难以适应激烈的国家间竞争。“全民党”的优势在于办“大事”,劣势却是容易轻视和忽略“小事”。由于“全民党”的社会基础含混,一旦丧失群众信任就可能全面崩溃。

  这对中国共产党的启示有三个:第一,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并不是一种落后的治国理政形式,而是一种能适应历史进步趋势的形式。第二,深厚的文化传承并不意味着执政党的长寿。欧洲发明了政党,政党历史最悠久,但欧洲各执政党的质量和寿命都很成问题。中国国民党比中国共产党显然更注重传统文化,却是短命的执政党。第三,中国共产党的先进性,取决于能不能对人民信任度的起伏保持高度敏感。所以,找到保持敏感的办法,是决定我党质量和前途的唯一重要因素。

[责编:武鹏飞]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改革开放四十年 追光逐梦谱新篇

  • iWaes系统发布9月网络理论文章TOP100榜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中国以自信开放的姿态,将自身的现代化建设与世界发展的潮流相挂钩,积极参与全球性事务与全球治理,整合全球经验与全球智慧发展中国,同时也积极推动自身发展经验的世界性共享。
2019-01-15 15:29
发展是硬道理,是执政兴国第一要务。没有发展、没有进,就不可能真正实现稳。在我国经济由高速增长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进,必须立足实际、把握规律、科学施策。
2018-12-25 09:16
改革开放深刻改变了中国,也深刻影响了世界。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已经日益走进世界舞台中央,承担了更大的国际责任,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更多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2018-12-07 10:41
促进各国经济实现更强劲增长,更有效地推动全球经济朝向更加公正、平衡、可持续的方向发展,构建一个更加包容的开放型世界经济,成为了今年G20领导人峰会的历史责任。
2018-11-29 16:46
创新型人才培育和成长有其规律,要大兴识才爱才敬才用才之风,在创新实践中发现人才、在创新活动中培育人才、在创新事业中凝聚人才,聚天下英才而用之,让更多千里马竞相奔腾。
2018-11-14 18:15
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是中国主动向世界扩大开放,实现互利共赢和共同繁荣发展的重大举措;也是中国坚持改革开放政策,统筹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推动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一招。
2018-11-06 17:21
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原有的“要素驱动”模式越来越难以为继。实现动能转换,由“简单粗放”转向“精耕细作”,由“要素驱动”转向“创新驱动”成为一种必然选择。
2018-11-02 17:56
紧紧依靠人民推进改革开放,依靠人民创造历史伟业,充分发扬民主,广泛汇聚民智,最大激发民力,形成人人参与、人人尽力、人人都有成就感的生动局面。
2018-10-25 14:21
只有坚持以人为本、注重人文关怀和心理帮扶,深入了解老龄化人口所想所需,才能够切实解决他们的实际困难和问题,助推我国养老事业迈上新台阶。
2018-10-19 15:48
制造业是国家综合实力和国际竞争力的体现。具有高度的制造文明表明整个国家形成了共同的价值理念、工匠精神、文化氛围和行为自觉,体现了制造强国建设的高度。
2018-10-11 16:20
方位,既关乎方向、目标,又关乎起点、定位。全面领会新时代的丰富内涵,准确把握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才能明确我们从何而来、从哪出发、将走向何方。
2018-10-08 10:47
党的十九大作出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战略安排,让实现高质量发展之路愈发清晰,也为实现高质量发展提供了靶向施策的着力点。
2018-09-26 17:58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的历史阶段、发展到新的历史方位做出的重大战略判断,具有丰富而又深刻的内涵。
2018-09-21 17:40
教育评价是教育发展的指挥棒,也是教育领域的难点、焦点和痛点。要深化教育体制改革,从根本上解决教育评价指挥棒问题。
2018-09-17 16:54
由于人工智能对人类社会具有颠覆性的影响,人类社会很可能处于一个最好的时代,也可能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有可能是一个智慧的时代,也有可能是一个愚蠢的时代。
2018-09-13 14:09
时代是对特定社会历史范畴的表述。不同的社会形态、不同的历史时期和不同的发展阶段,形成了不同内涵的时代。
2018-09-12 14:58
在西方国家主导的传统“全球治理”道路步入了驱动乏力、模式单一的发展瓶颈的阶段后,“一带一路”建设的成功推进为中国参与全球治理的升级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
2018-09-07 16:50
如果在一个城市或区域内的住房租赁企业通过资本优势形成了垄断优势,最后几家大的租赁企业就可能形成区域性甚至全国性的垄断竞争格局,最终会影响租房服务的供给数量和价格。
2018-08-24 15:00
“一带一路”是新型的全球化,致力于构建“去中心化”的全球治理。传统意义上的全球化其实是西方或一部分国家的现代化,而“一带一路”追求的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现代化。
2018-08-14 15:18
“一带一路”不是中国的“独角戏”,而是在“共商、共建、共享”基础上的双边或多边的经济合作;不是中国争夺区域或全球范围内地缘优势的措施,而是开放包容、面向全球的合作倡议。
2018-08-08 11:3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