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抗日烽火中一封少女的血书

2018-03-29 13:24 来源:解放日报 
2018-03-29 13:24:32来源:解放日报作者:责任编辑:赵宇

  吴令华回忆,小滢每干一件事总要鼓动大家一起干。有一次,她要我们女生每人以一种水果给自己起个新名字。有叫“樱桃”的,有叫“葡萄”的,小滢别出花样说她叫“梅苹”,梅子加苹果。高人一招。更有趣的是她胆大,敢出老师洋相。教英语的老师是四川人,走路喜欢摇摇摆摆,英语单词“美丽”beautiful,发音如同“冰铁壶(读扶)”。一次上课,那老师迟到,小滢便在教室前扭动身子学他一摇一摆地走路,嘴里念着“冰铁扶,冰铁扶”。后来“冰铁扶”便成了那老师的绰号,在学校喊开了……小滢与班上女生郭玉瑛、杨衍枝搞“桃园三结义”,还不过瘾,又与男生李勇直、方克强结拜把兄弟。抗战时,她给自己起个名字叫陈铁云,说自己是女孩身男儿心;说“铁”,意坚如铁,“云”,柔情万丈,以致小伙伴们跟在她屁股后叫“铁兄”“铁姐”“铁弟”“铁妹”。

  抗战的日子,同学们在她的纪念册上的题词都很震撼:“铁哥,我不出力谁出力?”(方克强)“铁弟,我不流血,谁来流血?”(李永直)“要做大事,须立大志,要立大志,须在小时!”(方克定)这些少男少女血管里流动的爱国情怀,与西南联大的学子沈光耀们一脉相承。

  陈小滢告诉我,当时日寇进攻武汉,武大便迁到乐山,那是抗战最艰苦的岁月,一心想为国出力的小滢在此时写下的誓言。小滢为国献身的意念并非一时心血来潮。据她的同学郭玉瑛(时武汉大学机械系主任郭霖女)回忆,她俩与杨衍枝(时乐山仁济医院院长女)三人于1944年12月1日,刺破手指写血书,歃血为盟,要求弃学从军,后因年龄太小,未被批准。小滢寻死觅活,痛苦极了。这段史实,她的干姐杨静远(时武大教务长杨端六、教授袁昌英之女)在《让庐日记》(武汉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有载:

  ……晚饭前郭么姑来告诉我们一个消息:陈小滢、郭玉瑛、杨衍枝报名从军了。真想不到这三个热烈的孩子居然这样做,太可爱了,也太可怜了。他们是真正为国事忧心,单纯的热情冲动使他们有所行动。但她们都只有十四岁,够不上兵役年龄。当然小滢的事我们家非负责不可。(时小滢父亲在英国,母亲在重庆,把小滢托付给杨端六、袁昌英夫妇。——笔者注)晚上爹妈劝她:年龄太小,去从军是白牺牲。她难过极了,恳求妈妈不要阻止她。(1944年12月1日星期五)

  小滢一夜没睡好,这孩子简直把心完全献给国家了。我惭愧,我就不能为国家把自己忘得干干净净。她比我起得还早,在灯下读《正气歌》。我五点多起来,我们在刺骨的风中生火,好容易才生燃,烧了水,我刚赶上上俄文。战事真是步步吃紧,今天广播说已打到六寨,是贵州边境,唯一可守的南丹险要早丢了,眼看就到贵阳了,大家心乱如麻。女同学们讨论着,觉得唯一出路是去从军……小滢这一回可怜极了。一个14岁的孩子,怀着满腔热忱要献身给国家,不料这样纯洁的行动却给她招来人间最丑恶的反应,她的同学们(尤其是女同学)都讽刺她们三个出风头。她心碎似地说:“中国人的心死了,哀莫大于心死。”对于一个有着美丽幻想的孩子,这该是多大的幻灭啊!我也不能安慰她。我的心像铅一般沉重。(1944年12月2日星期六)

  那年她只有14岁

  夜深人静,小滢决定从军后,便铺纸挥毫给时在英国的父亲写信倾诉。陈源接到信后为女儿的爱国行动而自豪。当时在英国出版的《中华周报》加编者按刊发了这封信。摘要如下:

  中华民国三十四年一月十八日,一封十四岁女孩子的信。

  编者按:陈源教授十四岁女公子从乐山来信给她爹爹,要求从军。编者捧读再三,实在爱不忍释,我们中国将来必然有灿烂的前途,因为有这样爱国的女孩子。我们中国的教育不曾失败。编者征得陈源教授的同意,发表原信,一字不改,以飨读者。想我们每一个留英同胞读后,都将感到惭愧和奋勉。下面是陈小滢小姐的信:

[责任编辑:赵宇]
  •   纪录片具有其他艺术形式不可比拟的意蕴深度,自诞生之日起以真实表现社会担当,也助推社会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构,成为记录历史、警戒当下、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代表。【详细】

      当万圣节在年轻一代中成为一种潮流,狂欢还是肃穆就成了一个问题。但不管怎样,从更深的层面来说,无论“鬼节”如何庆祝,其背后真正寄托的,都是对逝去亲人的思念。【详细】

  •   长征不仅是中国革命史上的辉煌篇章,也是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遗产。“伟大的事业,从基础做起。从江西出发时,没有人想到长征要走两万五千里。【详细】

      当前改革开放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与此同时反腐败的形势依然严峻复杂。我们要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强化不敢腐的震慑,扎牢不能腐的笼子,增强不想腐的自觉,通过不懈努力换来海晏河清、朗朗乾坤。【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