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十年艰辛扶贫路

2018-01-19 10:34 来源:恩施晚报 
2018-01-19 10:34:24来源:恩施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李贝

  十年艰辛扶贫路

  ——记利川市毛坝镇楠木村党支部书记田云奇

  闯市场 挣大钱

  血性汉子要修路

  在利川市毛坝镇的东北部,响雪溪和龙宝河两条小溪经过千万年的冲刷,造就了两个刀砍斧劈般的峡谷,最后在三湾汇合,峡谷之间就是周边被悬崖峭壁包围的楠木村。

  这里的村民下山只能靠几条十分陡峭的羊肠小道,一不留神就可能滚下几百米高的悬崖。山外的生产生活资料难以运进去,山里的农副产品也难以送出来,形成了一个深度贫困的自然村落。在最困难的时候,一些村民不得不靠偷窃为生。

  田云奇没偷过,饿死也不能偷,这是爹娘的教诲。但是贫穷对人的折磨滋味都一样,没饭吃,没衣穿,没书读。

  他要挣钱,挣大钱,挣了钱好修通楠木村出山的路!1992年,在利川城里打工的田云奇开始学习摩托车修理技术,并很快办起了自己的修理店,凭着他的诚实守信、热情厚道和头脑灵活,修理店的生意迅速红火起来。

  时间很快到了2000年,经过一番打拼的田云奇有了人生的第一笔积蓄。他要回去,怀着对穷山恶水仇恨般的心情,田云奇回到楠木村,承包下3200亩荒山荒地。此时,在这块曾经森林茂盛的土地上,已经被盗砍得连一根锄头把料也找不到了。田云奇心里说不出的痛,他下决心要让这里恢复儿时所见的容颜,要带领已经穷得不像样子的同伴们找到致富的路子。

  要想富,先修路。

  田云奇一边探索着发展产业,一边谋划着修通出山的公路。2003年,田云奇召集同组的村民商量修路的办法,决定家家投劳,先修通大家所在一组到三湾的乡村公路的毛路。披荆斩棘,开山除土,经过一个冬的奋战,却只挖出一条线路的样子,走路都出不去。第二年、第三年两个冬天,施工难度越来越大,大家越修越没信心。到2005年底,这条3.6公里的公路还只能是人勉强通过。

  不行,再这样干下去,猴年马月也不能通车。2006年秋天,田云奇找到几位修路的积极分子出主意,大家一致认为,眼下唯一的办法是找钱请大型施工机械帮忙才有希望。于是田云奇召集全组村民和邻组相关村民开会,征求大家意见。那时,大家穷得叮当响,谁家也拿不出钱。田云奇说,如果30户人家每户出资500元,可集资1.5万元,没钱的,可以用在他家基地做工的工钱抵,大家同意的话,还有6.8万元的缺口则由他一人负责。大家感动了,纷纷表示支持。

  2006年的冬天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季节。一台大型挖掘机开进了楠木村,悬崖上寒气逼人,人们却干得热火朝天。炸药、雷管、导火线,锄头、钢钎、风钻机,田云奇样样负责,事事亲力亲为。他是领头人,大家只认他。

  田云奇则哪里危险去哪里,哪里艰苦去哪里。回想起当年,田云奇笑着说,那时真是命都不要了,没有安全绳,我们用一根拴牛绳一头系在树上,一头绑在腰间,就敢手持风钻机下到悬崖下打炮眼,掉下去是要摔得粉身碎骨的呀。

  2006年12月31日,乡亲们习惯农历纪年,那是冬月十二,楠木村一、二组家家办喜事,户户迎贵客。这里鞭炮齐鸣,这里音乐阵阵,喜气洋洋,人们掉进了欢乐的海洋。

  楠木村通车了!

  那些在外买车的村民纷纷把车开回村来,从这家开到那家,又从那家开到这家。此时,人们似乎还不敢相信,这古老的山寨里真的开来了汽车!

[责任编辑:李贝]
  •   纪录片具有其他艺术形式不可比拟的意蕴深度,自诞生之日起以真实表现社会担当,也助推社会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构,成为记录历史、警戒当下、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代表。【详细】

      当万圣节在年轻一代中成为一种潮流,狂欢还是肃穆就成了一个问题。但不管怎样,从更深的层面来说,无论“鬼节”如何庆祝,其背后真正寄托的,都是对逝去亲人的思念。【详细】

  •   APEC应针对新趋势,使各成员能够有效地应对挑战,充分利用新的发展机遇,共享亚太区域经济合作所带来的收益,实现包容性增长的目标。【详细】

      西安国际港务区的新筑车站是西北地区最大的国际物流枢纽中心,从西安发往德国汉堡,中亚、中欧班列开行以来,从这里出发的货物已经遍布了40多个国家和地区。曾经从陕西西安出发,贯穿千年驼铃声声的丝路通道,如今已经变成一条立体多维的宏大铁路走廊。现在的陕西,正依托铁路运输载体,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提供互联互通的重要动力,“一带一路”已经成为陕西与国内、陕西与世界资源共享、共同繁荣的发展之路。【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