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理财专家”郑义斋

2017-11-23 11:14 来源:人民政协报 
2017-11-23 11:14:10来源:人民政协报作者:责任编辑:康慧珍

  作者:河南省许昌市魏都区政协文史委主任 彭春岭

  郑义斋1901年7月18日生于河南省一个贫民家庭,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0年,受党组织的委派,在上海开办义斋钱庄任经理,改名郑义斋,从此与党的财经工作结下了不解之缘。

  1931年,上海党中央领导机关陆续迁往中央苏区。郑义斋亦结束钱庄工作,于1932年离开上海,前往鄂豫皖苏区开展银行业务,促进苏区经济建设,开展对外贸易,被称为我党的“红色理财专家”。

  随后,郑义斋随红军入川,被选为中共川陕省委委员、川陕省苏维埃政府执行委员,任省政府财政委员会主席、造币厂厂长并兼任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总经理部部长。

  1935年5月,郑义斋参加长征,任红四方面军政治部敌军工作部部长、总供给部部长,11月,任西路军供给部部长,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组织收购粮食,制作被服、弹药,供应部队作战需要,为革命做出了巨大贡献。

  1937年3月,郑义斋所在部队在临泽康龙寺以南的石窝被敌人包围,在激战中,他命令警卫员携带党的经费乔装冲出重围,而他自己却壮烈牺牲,享年36岁。

  千方百计解决部队的吃穿问题

  1932年红军入川后,随着革命力量的发展,根据地的扩大,压在后勤保障工作人员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这时,郑义斋身兼数职,既任川陕苏维埃政府财委主席兼工农银行行长,还兼任兵工厂和造币厂厂长。

  红军从鄂豫皖撤退,千里转战来到川北,吃饭成了很大的问题。此地区靠近巴山,地处偏僻,经济落后,交通不便,水田少,旱地多,巴山地区产粮少。穷人家里没有粮食,多以杂粮、红苕、山芋为主,但地主家里存粮较多。郑义斋详细调查研究了这些特点和情况,向方面军总部提出建议:打土豪破仓分粮时,只把一部分粮食分给最穷的人家,大部分粮食集中起来,运往后方。这样,总经理部要在全苏区遍设粮食站、转运站,并动员全苏区男女,参加这种运输,保证部队在哪里集中作战,都有饭吃。同时,也使敌人在苏区得不到粮食。

  为了解决粮食问题,郑义斋还建议,红军各级政治机关,要协助政府开荒种田,毁烟种粮。到1934年,在省委关于“多种粮、多种蔬菜、多喂牲畜”的号召下,生产有了进一步的发展,粮食、棉花、油料、蔬菜、猪牛鸡鸭,都获得丰收。郑义斋还领导总经理部带头,坚持勤俭节约,大米主要供作战部队和伤病员,后方多吃杂粮。

  穿衣问题是当时另一大问题。1932年秋天,部队从鄂豫皖出发,只穿随身衣服,千里转战,已破烂不堪,入川时又是隆冬,穿衣问题迫在眉睫。郑义斋与各军、师商定,共同负责,各军、师经理处均成立被服厂,总经理部成立了三个工厂,统一筹划,分工制作冬夏衣服。布匹来源主要是由总经理部在全苏区设站收购土布(与粮食站合在一起),一部分向边沿地区商贩采购。经过努力,1933年和1934年的冬夏服,做到了统一供给。

  开盐井、取卤水

  通(江)、南(江)、巴(中)根据地建立不久,便遭到四川军阀田颂尧的“三路围攻”,敌人截断了从南部来往通江的盐路。盐巴是根据地军民生活的必需品,不能缺,郑义斋赶紧召开会议,动员根据地军民自己开盐井、取卤水,以应军需民用。

  一次,地下交通站通过敌人封锁线运回一批盐巴,郑义斋喜出望外,吩咐经理部人员及时下发。分发中,郑义斋取了半斤盐巴装在一个小袋中带回家去,然后,他把警卫员小曾叫来:“你把这包盐送到徐总指挥那里去,他跟大伙一样,也在唱旦(淡)角呢。”

  郑义斋和徐向前总指挥是亲密战友,三天前两人在一起研究部队后勤保障工作,晚上,徐总留他吃宵夜,炊事员端上两盘小菜,菜倒新鲜,吃起来却淡而无味。郑义斋嘴里不说,心里不免一阵难过,徐总指挥身上担着那么重的担子,日夜操劳,生活上也和战士们一样在苦熬着。如今,有了这批盐巴,给徐总指挥送点去,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一会儿,小曾回来递上一张字条,上面写着:义斋同志,谢谢你的好意,我这里已经有了卤水,盐巴还是留着你自己用吧。郑义斋凝视着字条,眼泪润湿了眼睛,他想了想,又命令小曾将这包盐送到战地医院,院长向伤员讲了这包盐的经过,大家深受感动,当时就有一批伤员要求重返前线投入反围攻战斗。

  能文能武

  在根据地,对银行工作了解的人很少,只有郑义斋算是专家。但他还是虚心学习马列主义的政治经济学,了解关于货币的理论。他亲自搞调查研究,根据苏区的具体情况,向上级提出了银行工作的几条方针,均得到领导的同意。郑义斋很重视银行的宣传工作和立信于民,川陕工农银行开幕那天,经理部的同志们趁势进行宣传,并当场进行兑换及存款业务,扩大了影响。

  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