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井冈山时期的纪律建设

2017-08-21 14:07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2017-08-21 14:07:25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作者:责任编辑:赵宇

  1928年1月,部队来到遂川县城,由于分散活动,纪律方面出现了一些情况。如:有的战士借了老百姓的门板和稻草没有主动归还;在许多同样的门板中,又往往弄错。这些,引起了群众的不满。毛泽东对此十分重视和警觉,为了维护群众的利益,有针对性地对部队进行纪律教育,1月20日,毛泽东在遂川县城李家坪,召开了全体革命军指战员大会,宣布了工农革命军的“六项注意”:一、还门板;二、捆稻草;三、说话和气;四、买卖公平;五、不拉夫,请来夫子要给钱;六、不打人,不骂人。并要求部队每到一地,都检查“六项注意”执行情况,做到对群众秋毫无犯。

  纪律公布后在实践中不断出现新的问题。对此,毛泽东及时进行了修改。如“不拿老百姓一个红薯”,有人钻空子拿群众的鸡鸭蛋,就改成“不拿工人、农民一点东西”。在“还门板”的问题上,有时会发生还错的情况,把“还”改成“上”字,即“上门板”,等等。

  1928年4月3日,毛泽东在湖南省桂东县的沙田村把修改后的“三大纪律”和“六项注意”合在一起正式向部队进行了颁布:行动听指挥、不拿工人农民一点东西、打土豪要归公;上门板、捆铺草、说话和气、买卖公平、借东西要还、损坏东西要赔。“三大纪律六项注意”从此成为人民军队的基本守则,并逐渐发展成为“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三大纪律六项注意”作为一个完整的纪律体系,从制度上严明了部队的纪律,有效克服了军队内部的纪律观念淡漠、流寇主义、无政府主义等错误思想,形成了军民一致、秋毫无犯的新型军民关系,对于团结人民群众和瓦解敌军,都起了重大作用。

  执行“铁的纪律”

  1927年11月,工农革命军第一团在团长陈皓的率领下攻占了茶陵县城。按理,陈皓打下茶陵后,应该去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田地,建立真正的红色政权。但他只是象征性地组织了一个茶陵县人民委员会,仍像旧政权一样向群众派捐派款。自己则与副团长徐庶等人花天酒地过起腐化堕落的生活。这种玷污军誉、违背军纪的行为,为党和工农革命军所不容。一营党代表宛希先向前委书记毛泽东写信报告该情况,因脚疾未随部队行动的毛泽东收到宛希先的信后,回信要求“在发动群众的基础上成立工农兵政府”。22日,新的茶陵县工农兵政府成立,茶陵县人民委员会被撤销。陈皓一伙不但不思悔改,反而图谋叛变。毛泽东不顾脚疾,连夜赶至湖口,截住了被陈皓挟持前往攸县方向的部队,逮捕了陈皓、徐庶等叛徒,将部队带回了宁冈龙市。在龙市的河东沙滩上,毛泽东组织召开了工农革命军第一团全体军人大会,公审并处决陈皓等叛徒,并宣布了工农革命军的“三大任务”:第一,打仗消灭敌人;第二,打土豪、筹款子;第三,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帮助群众建立革命政权。

  井冈山斗争时期,对腐化现象和腐化分子,党和红军都坚决进行惩处,增强了党的凝聚力,提高了军队的战斗力,树立党和红军在群众中的良好形象和崇高威信。

  《湘赣边界各县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决议案》明确提出:“‘铁的纪律’为布尔什维克党的主要精神,只有如此,才能抑止党走向非无产阶级的道路。消灭机会主义分子,洗刷不斗争的腐化分子,只有如此,才能集中革命先进分子的力量在党的周围,使党壁堡森严、步伐整齐的成为强健的斗争组织……”

  宁冈县坝上乡工农兵政府主席李某,伙同秘书各贪污公款 20 块银元;古城区长溪乡工农兵政府军事委员、乡赤卫队队长谢某对关押的土豪女眷行为不轨,民愤极大。湘赣边界工农兵政府在查实案件后,立即撤消了这两个腐败分子的职务,向群众公布他们的丑行。这些,使根据地群众看到了共产党和红军惩治腐败的决心,使党政军各级工作人员警钟长鸣。

  八角楼的灯光与朱德的扁担

  当年,井冈山生产力水平十分低下,加上国民党军队的反复进攻和严密封锁,井冈山军民遭受的经济困难是空前未有的。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斗争》中写道:“现在全军五千人的冬衣,有了棉花,还缺少布。这样冷了,许多士兵还是穿两层单衣,好在苦惯了。而且什么人都是一样苦”。粮食不够,就用红米饭、南瓜代替,有时还要靠野菜充饥。没有被子,就盖稻草。同时,盐、药品等日用必需品极缺,有时真是到了极度。

[责任编辑:赵宇]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