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日寇,这里也是战场

2017-08-10 14:22 来源:大众日报 
2017-08-10 14:22:38来源:大众日报作者:责任编辑:赵宇

  作者:朱殿封

  “灶火不旺,难打胜仗”。抗战中,冀鲁边区八路军和地方部队的被服厂、兵工厂、后方医院为部队“输血供氧”,在夺取抗战胜利中立下汗马功劳。

  敌后被服厂——有了自办厂,不愁没衣穿

  天高云淡,金风送爽。1938年秋的一天中午,李树基快步来到八路军115师东进抗日挺进纵队后勤部刘印扬副政委住的乐陵县城一个小院,刘印扬正在门口来回踱步。

  “报告,副政委您找我?”

  刘印扬伸出手亲热地说:“你是李树基同志?来,屋里说。”

  30多岁、中等个儿、胖瘦适中、眼睛发亮的刘印扬一口南方话。李树基听同志们说,这位红军干部很会带兵打仗。两人进屋对面而坐。“李树基同志,组织决定调你到军需股当股长……”

  李树基听了心里凉了大半截。自从他所在的抗日救国军“第31游击支队”整编进入挺纵,接连打了几个漂亮仗,他甭提多兴奋了:在八路军大部队,我可以挥戈跃马、驰骋疆场了。想不到,叫他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当后勤兵,没劲。李树基着急地说:“政委,我……”

  “我什么?我也是一个多年带兵打仗的人,来到冀鲁边区改行干了后勤,当初我也想不通呀!树基同志,允许你暂时想不通,不过出了我这个屋门再不通就不行了。不要以为后勤工作不重要,‘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干起来也是个大有用武之地的战场。”

  军令如山。李树基不情愿地点头答应。

  刘印扬接着说:“你是本地人(河北沧州),比我这侉声拉调的南蛮子强多了。按你们当地话讲,这叫本地蝼蛄本地拱,这回就看你这沧州蝼蛄拱起拱不起来了。”说完,哈哈大笑。

  转眼,秋风扫落叶,寒气催冬来,战士们穿着单衣冻得瑟瑟发抖。

  李树基走进城里唯一的一家裁缝铺,50多岁的掌柜赵洪升带着几分惊慌让座斟茶。李树基说:“赵掌柜,你知道,抗日打鬼子大家要有人出人,有枪出枪,有钱出钱,我们想请你给做棉衣,按市价付款。”

  赵掌柜干脆地答应下来,连声说:“八路军将士为挽救民族危亡浴血奋战,英勇捐躯,我出这点微薄之力还能要报酬?”

  “哒哒哒”,三四台缝纫机昼夜生产,第一批棉衣做出来了。

  这时传来情报:日本鬼子回兵后方已越过津浦铁路,正向乐陵扑来。纵队机关、边区抗日政府决定撤出乐陵县城,转移到乡村去。

  李树基跟赵掌柜商量说:“你看能不能把裁缝铺搬到乡村继续做棉衣?”

  赵掌柜收了第一批棉衣款,见八路军纪律严明,说到做到,从而信任八路军。他犹豫了一下说:“李股长,我听你的,裁缝铺跟你们一块走。”

  裁缝铺搬到乡村,后勤部从天津买来几台缝纫机,招收了新工人。工人们都是穷人家的子弟,跟战士们一起生活,工余学习、上课,逐渐提高了觉悟。他们说:“战士打仗没有钱,我们做工也不要钱,要钱不光彩。”

[责任编辑:赵宇]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