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管“小五长”手中的权力

2017-07-10 13:36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2017-07-10 13:36:43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作者:责任编辑:赵宇

  作者:何育容

  近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了5月份查处的54起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值得注意的是,在54起案例中,过半被通报对象集中在以村支书、农技站长、司法所长为代表的“小五长”身上。

  基层所长、站长、校长、院长、村长(支书)等,被俗称为“小五长”。上级惠民政策是否落实到位,专项资金能否顺利发放,他们起着关键作用。虚报冒领、弄虚作假、贪污侵占……现实中,一些“小五长”化身“小腐长”,使好政策打折扣,是基层贪腐的高危人群。

  本应是惠民政策与群众的纽带 有人却琢磨监守自盗

  “小五长”承担着惠民政策与群众的纽带角色。作为基层政策的具体实施者,资金如何调配、审批程序的把关,他们有决策权,有些人就趁机起了监守自盗的歪心。

  江西省萍乡市湘东区东桥镇敬老院原院长邓瑜,看到孤寡老人相关事项都交给敬老院全权代办,身份证、户口簿、“一卡通”存折等重要证件,也都存放在院里。作为敬老院大当家的邓瑜,以他人名义申请补助再贪污挪用,自然“一路绿灯”。

  细数涉及“小五长”的案例通报,他们中的多数担任着一把手。例如,江西省余江县马荃镇农技推广站原站长庄优如、河北省魏县泊口乡华北村党支部书记华书印、四川省射洪县司法局复兴司法所原所长张新峰等。作为部门或村组织的第一责任人,政策实施由其全面统筹,班子成员唯其马首是瞻,更凸显他们“说一不二”的地位。

  “有的上级单位为了下属单位一把手能够配合工作推进,对被管辖单位的管理失之于宽松软;再加上一些乡镇纪委力量有限,甚至有些出问题的‘小五长’本身就是纪委委员,使其权力处于监管边缘。”江西省临川区纪委党风政风室主任乔锟说。

  不少典型案例显示出,群众监督也常常缺位。有的基层地方要么政务公开留白、政策宣传不到位,群众无法行使知情权、监督权;要么有的“小五长”一手遮天,群众即使明知合法权益被侵犯,也敢怒不敢言。

  2016年,海南省屯昌县新兴镇兴诗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刘书监与村委干部在填表时,令领6箱蜜蜂种苗的群众填7箱,群众明知实际领取数目和签领数目不符,却因害怕日后其他扶贫物资都领不到,只得默许。

  此外,宗旨意识、纪律意识淡薄,官本位思想严重,是这些“小五长”蛀虫的另一特点。湖南省吉首市马颈坳镇林农村原村支书石乔清在接受调查时说:“我当村干部不就是为了捞两个钱吗?这怎么还违法了?”反映的正是一部分“小五长”当官发财的畸形权力观;另一方面,一些校长、院长看重业务工作,轻视党员身份,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导致踩了纪律底线而不自知。

  近水楼台先得月

  “小五长”化身“小腐长”

  “小五长”处于惠民政策链条承上启下的重要一环,民生物资和扶持政策他们最先接触。如此先天优势,让一些“小五长”的贪腐动机很容易达成。

  不少“小五长”担任资金补贴的直接发放人,有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职务便利。为了实现侵占目的,造假是常用手段。例如,虚报粮食面积、重复上报改造工程数量、虚构人头数等。典型案例是,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魏庄村党支部原书记魏永伦,利用职务便利,在河道治理拆迁过程中,重复上报集体设施,骗取补偿款4.8万余元,用于个人生活支出。魏永伦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并被追究刑事责任。

[责任编辑:赵宇]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