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戴安澜将军殉国前后

2017-06-29 13:21 来源:人民政协报 
2017-06-29 13:21:19来源:人民政协报作者:责任编辑:王营

  戴安澜(1904-1942),原名戴炳阳,字衍功,自号海鸥,1926年黄埔军校三期毕业,抗战期间,曾率军血战古北口、台儿庄战役、武汉会战,给予侵华日军重大打击。1942年,戴安澜率第二○○师作为中国远征军的先头部队赴缅参战,1942年5月18日在郎科地区指挥突围战斗中负重伤,26日在缅北茅邦村殉国;1942年10月16日,被追赠陆军中将,新中国成立后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本文作者为二○○师五九九团联络官,曾随戴安澜赴缅甸作战。在文中,作者以亲历者的角度,披露了一些戴安澜将军殉国前后的细节。

  救援英军

  1942年初,二○○师编入中国远征军,准备入缅,协同英军与侵缅日寇作战。3月3日,二○○师奉命离开保山,由畹町入缅,我作为一名战士,被分配在师长戴安澜将军身边工作。

  当时,英军坦克旅被日本骑兵包围于皮龙河一带,而日军步兵未到,骑兵也只围而不攻。戴师长摸清敌情后,决定抽调兵力为这一部分英军解围,遂当即派五九九团在柳述人团长指挥下,急驶60里,直扑日寇骑兵,出其不意地猛打猛冲。经过两小时激战,击溃了这股日寇,给英军解了围。五九九团扫清残敌,迅速沿公路两边,掩护英军撤往安全地带。

  我当时也在岗哨上,目击英军70多辆崭新战车,鱼贯开上公路,匆匆驶去。

  同古阻敌

  二○○师的任务是坚守同古,阻击日军,掩护英军向印缅边境转移。我师到同古后,就接替英军之防务,迅速构筑了坚固的工事,前沿外围战壕密布,背后即是西汤河大铁桥,桥头筑碉堡,桥下绑好地雷炸药。

  师第一指挥所设在城内,第二指挥所设在桥头碉堡。戴安澜师长指令五九八团少将团长郑庭笈率部防守市区,六○○团团长刘少峰和五九九团团长柳述人率部分左右翼在前沿阻敌于同古之外,补充团为预备队守大铁桥。从3月7日到17日的10天中,在戴安澜师长亲自规划下,抢修防御工事,严阵以待。

  3月18日敌人以一个中队的兵力,在外围前哨与我接战,连吃两次败仗,伤亡惨重,接着以一个师团的兵力向同古扑来,首先用大炮猛轰,飞机轮番轰炸,同古笼罩在硝烟火海之中。继以坦克猛冲,步兵跟进,气势汹汹。我师坚守工事,一俟敌兵逼近,战士立即跳出战壕,浴血拼搏,给以重大杀伤,击退了日军无数次猛烈进攻。经过12天日夜拼杀,我军防御工事岿然不动。3月22日血战最激烈时,戴安澜师长立下遗嘱,指定战死后的接替指挥人。并写信给远在全州的荷馨夫人,安排家事,表示:现在孤军奋战,誓以战死报国的决心。

  3月29日,因日寇绕道同古西侧上游60里处渡过西汤河,占领城北机场,实行迂回包抄,我师后路有被截断之危,此时后面又无增援部队,我师已陷于孤军深入的困境,于是军部下令放弃同古,后撤待命。

  戴安澜师长接到撤退命令,义愤填膺。立即指挥全师将士一齐出击,痛杀一阵再撤。敌军遭此意外猛攻,猝不及防,狼狈后退。乘此敌我脱离接触之机,师长下令撤退。全师安全离开同古刚完毕,敌军即以猛烈炮火向同古轰击,日机亦轮番轰炸,弹如雨落。如此轰击了一天,敌人才敢摸索进入同古,发现已是一座空城。但还怕中空城计,不敢跟踪追来。

  部队快撤完了,戴安澜师长站在桥头碉堡上举目遥望,想到还有坚固的工事,想到鲜血洒在异国的将士,不禁放声痛哭,捶胸顿足大呼:“我们英勇献身,打了胜仗,就这样撤退了?我们还算得什么军人?我没有脸回国!我死也死在这里!”说着拔出白朗宁手枪就要自杀,幸亏身边参谋长一把紧抱师长双臂,副师长夺下手枪,说:“师长你不能这样!”身边官佐都失声痛哭,一齐跪下说:“师长!你不能扔下我们不管!我们还有7000多人,你要带领我们杀敌,抗日救国!”大家不由分说,架着师长过了大铁桥。然后工兵引爆桥下地雷炸药,

  炸毁了西汤河大铁桥。

  眉苗召见

  1942年4月5日,二○○师退驻叶达西一线,集结待命。一天,军长杜聿明打来电话,命戴安澜师长速去眉苗。4月6日师长赶到后,被引进一座别墅,原来是蒋介石召见。此时缅甸战局已发生不利于盟军的变化,他以中国战区统帅身份第二次入缅视察。谈话时,只有宋美龄在座。谈话时间很长,并共进午餐,下午续谈,还被留宿一夜。

  4月7日,戴安澜师长参加蒋介石召集的军事会议,商定进行曼德勒会战方案,在座的有史迪威、罗卓英、杜聿明等8人。据戴安澜师长的司机梵国强私下对我说:“6日晚间,师长住在委员长隔壁的房间里,夜半,师长已经睡下了,委员长还缓步踱进房来,师长睁眼一见,慌忙穿衣起床,准备立正听训。蒋说,不要起来,就在床上坐着,还有话和你讲。”

  棠吉攻敌

  远征军正准备曼德勒会战。突然另一路日军占领我补给重镇腊戍,并进占滇边畹町,直逼保山前面惠通桥,昆明危急。远征军命令二○○师沿缅泰边境回国。

  4月25日,我师到达棠吉外围时,不料棠吉已被日军占领。戴安澜师长立即部署进攻。他身先士卒,指挥炮兵把炮架在步兵前沿猛轰,经过3个多小时激战,击溃棠吉敌军,占领日军司令部,打死打伤日军2000多人,仅存少数残敌退守市边一角,负隅顽抗。戴安澜师长顾及士兵过于疲劳,便下令休息,待拂晓全歼这股残敌。

  这天深夜,杜聿明军长驱车来到棠吉郊外,找到戴安澜师长,军用地图铺在马路边,用手电筒照着,研究回国路线。杜军长命令:“棠吉不能恋战!二○○师速沿缅泰边境回国。腊戍失守,中缅边界过不去,情况很危险,立即行动!”就这样,我师连夜撤出棠吉,转向缅泰边境前进。

  不幸中弹

  我师离开棠吉,进入原始森林。没有路,只靠指北针指引方向,扒开茅草,钻过大树行进。白天行军,夜间露宿。断粮了,只得以草根树皮野果充饥,官兵疲惫不堪,辎重丢弃殆尽,药品也没有了。走不动的,彼此搀扶行进。全师在树林茅草里饥饿疲劳地走了整整20天,才走出原始森林,向细莫公路(细包-莫高克)前进。这还有一段艰苦的行军,但是过了细莫公路,便离国境线近了,官兵都精神振奋起来。

  5月18日夜间,到达缅北郎科地区(地图未标明),要过细莫公路了。两面高山,中间一条公路盘山过岭而下。山上已有日军据守,公路有日军装甲车巡逻。师长决心歼灭当面之敌,派出五九八团团长为先头部队搜山强攻,自率六○○团跟进,五九九团为后卫。激战竟日,毙敌无算。至夜间,郑庭笈团长自山顶打电话向师长报告:“全歼山上之敌。”

  戴安澜师长鉴于日寇势必于拂晓前增援反扑,乃指挥人马迅速连夜翻山,五九八团已经下山越过公路了,戴安澜师长走在六○○团前头,刚到山腰,前面突然打起机枪,士兵大叫:“师长在这里,不许打枪!”机枪射得更猛烈了,山路狭窄,人马拥挤,在仓促应战中,我方颇有伤亡,戴安澜师长在腋腰部也中了两弹,负伤倒地。原来遭到潜藏在山洞里的日寇突袭。戴安澜师长负伤消息传到后卫团,柳述人团长率部飞奔前来救援,要把师长抬下火线。戴安澜师长不肯,坐在担架上,仍旧指挥部队搜山,清除敌人。柳团长在炸毁山洞的战斗中,把敌人消灭后,自己不幸失足,跌落悬崖,当时还无人知道。

  拂晓前,戴安澜师长躺在担架上,率领全师越过细莫公路,找不到柳团长,很焦虑不安。

  次日逃回的士兵说,在谷底柳团长被俘,坚贞不屈,被日寇刺死。戴安澜师长闻讯,悲痛欲绝,一时昏厥过去。

  壮烈殉国

  这个时候,军中早已没有医药了,连红药水、纱布也没有,戴安澜师长负伤后,只用草木灰捂住伤口,撕下军衣缠裹着,血,始终没有止住过。但戴师长没有一声呻吟,神态镇定,卧在担架上,领军前进。5月,正是缅北雨季,连日大雨滂沱,泥泞路滑,师长坚持着。从敌人广播中收听到,敌占龙陵,昆明震动,他指定团长郑庭笈指挥全师,兼程回国杀敌。

  在这样艰苦行军中,我曾走到师长担架旁边问:“师长,你感觉怎样?”戴师长说:“我不要紧,叫弟兄们不要掉队,赶紧回国!”在他伤势恶化、生命垂危之际,心里想的还是全师的士兵。

  5月26日下午5时,戴安澜师长在负伤后第8天走到缅北茅邦村,终于流尽最后一滴血,为国捐躯,光荣牺牲在担架上,年仅38岁。(郑忠 遗著 张卫强 整理)

[责任编辑:王营]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