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明纪律,从源头上净化政治生态

2017-04-14 08:48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2017-04-14 08:48:03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作者:责任编辑:赵宇

  作者:李志勇

  “存在买官卖官问题。”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中央巡视组的巡视反馈中,这样的字眼多次出现。而被查处的腐败分子中,不乏利欲熏心、买官卖官之流。

  “吏治腐败是最大的腐败,用人腐败必然导致用权腐败。花钱跑官买官,一定在当权后用权力把钱千方百计捞回来。”习近平总书记对买官卖官深恶痛绝,多次强调“对跑官要官、买官卖官的决不姑息,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记者梳理十八大以来查处的买官卖官典型案例发现,卖官者“论价封官”霸道蛮横的有之,任人唯“钱”荒唐“诚信”的有之,沦为老板“牵线木偶”助纣为虐的有之。这些腐败分子视公器为商品,肆无忌惮践踏党纪国法,严重破坏政治生态,教训深刻。

  今年是换届之年,关键之时,更要严明纪律,坚决打击买官卖官,形成优者上、庸者下、劣者汰的良好局面。

  霸道蛮横型:谁敢管我,谁能管我,谁能监督我

  边飞,曾先后任河北省魏县、永年、大名三地县委书记,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2015年6月,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边飞自认为阅历丰富、资格老,平素作风霸道,说一不二,曾叫嚣“谁敢管我,谁能管我,谁能监督我”!

  边飞任大名县委书记后,该县一名副科级干部为调整职务找他“关照”。边飞头几次没有明确表态,只说:“会考虑,但你得懂‘规矩’。”这名副科级干部奉上20万元后,边飞将其职务调整为正科级。

  边飞所称的“规矩”,是在他任永年县委书记时形成的——副科调正科多少钱、到县直主要部门当一把手多少钱、到乡镇当党委书记多少钱,都是明码标价。他任大名县委书记后,大名县有的干部竟悄悄到永年去“取经”,打探边飞的脾气秉性,学习送钱送物的技巧!

  经查,永年、大名两县共有32名党政机关及事业单位工作人员为职务调整给边飞送钱送物。

  与边飞一样,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原副厅长谢晖同样以专横跋扈著称。他在自治区劳教、监狱系统担任一把手多年,大搞家长制、一言堂,听不得任何不同意见,一把手变成了“一霸手”。

  作为一把手,谢晖对干部的看法完全可以决定一名干部的成长进步,而他看重的往往是这个干部“会不会来事、能不能办事”。“会来事”的标准是逢年过节是不是“看望”他,调整提拔是不是“感谢”他;“能办事”的标准是能不能帮他办一些不合纪律和规矩的事,完全不顾干部的群众基础、能力素质和工作业绩。

  经查,谢晖任自治区监狱管理局一把手的两年多时间里,收受数百名干部职工的礼金近千万元。提拔靠上级、办事靠关系,送钱送物“搞定”一切,成了大家心知肚明的“潜规则”,许多干部身心压抑、无心干事。

  点评:边飞和谢晖心中无戒,心中无纪,对权力毫无敬畏,丝毫不把组织和干部群众的监督放在眼里,贪腐起来肆无忌惮,卖起官来丧心病狂,为祸一方。在他们治下,一些德才平平、投机取巧的人屡屡得到提拔重用,踏实干事的干部却没有进步的机会,造成“劣币驱逐良币”、选人用人“逆淘汰”现象。

  边飞和谢晖案警示我们,必须抓住“关键少数”,加强对一把手的监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形成有权必有责、用权必担责、滥权必追责的制度安排。必须坚持民主集中制原则,严格按程序决策、按规矩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