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要监督权力

2016-11-29 19:22 来源:浙江日报  我有话说
2016-11-29 19:22:05来源:浙江日报作者:责任编辑:赵伟露

  作者:朱中仕

  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强调:“监督是权力正确运行的根本保证,是加强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的重要举措。”

  为啥要突出监督权力呢?

  我们知道,权力是人类十分古老的存在,它早于国家并随国家诞生而正式进入社会生活。“在我们面前有两种权力:一种是财产权力,也就是所有者的权力;另一种是政治权力,即国家的权力。”显然,权力是控制资源、贯彻意志、影响客体的物质力量。

  正因为权力是架构国家社会的立柱横梁,故而东西方文化始终特别关注权力问题,尤其是政治权力。从东方的儒家学说,到西方的古希腊柏拉图《理想国》、亚里士多德《政治学》等,都孜孜探求权力本真,亚当·斯密《国富论》、卢梭《社会契约论》、罗素《权力论》等对权力提出了许多理想要求,尤其是马克思主义的权力理论,深刻揭示了权力的禀性,也就是给出了监督理由。

  其一,权力含有暴力因子。马克思指出:“原来意义上的政治权力,是一个阶级用以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有组织的暴力。”即使是体现国家本质特征的公共权力,即用公众力量保护公众利益,“这种公共权力起初只不过作为警察而存在,警察和国家一样古老”(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权力既像时间一样抽象,又像警察一样真实。这种暴力因子一方面表现为可以消锉反对力量而贯彻权力意志,另一方面表现为扩张性,即权力行使往往超越给定的行为边界。

  其二,权力被排他性使用。与财产权不同,政治权力始终是国家所有,但使用权属于各级官员或公务人员,不仅所有权与使用权相互分离,而且被排他性使用,即实际权力为在任官员所掌控乃至垄断,这就极易激发起一些人竭力追逐超额政治利润,极易导致唯我独尊,独断专行。“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马克思就尖锐地指出,高高在上的权力,是人类社会最容易滋生腐败的温床。

  同时,在长期处于排他性使用权力的情境中,极易产生客体自比的心理嬗变,不自觉地将客体移植到自我之中,将权力禀赋当作自身能力,导致虚拟人格(权力岗位人格)完全匿埋自然人格(真实自我人格),进入“我就是权力,权力就是我”的虚幻心境,许多问题由此生发。

[责任编辑:赵伟露]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