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要监督权力

2016-11-29 19:22 来源:浙江日报  我有话说
2016-11-29 19:22:05来源:浙江日报作者:责任编辑:赵伟露

  作者:朱中仕

  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强调:“监督是权力正确运行的根本保证,是加强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的重要举措。”

  为啥要突出监督权力呢?

  我们知道,权力是人类十分古老的存在,它早于国家并随国家诞生而正式进入社会生活。“在我们面前有两种权力:一种是财产权力,也就是所有者的权力;另一种是政治权力,即国家的权力。”显然,权力是控制资源、贯彻意志、影响客体的物质力量。

  正因为权力是架构国家社会的立柱横梁,故而东西方文化始终特别关注权力问题,尤其是政治权力。从东方的儒家学说,到西方的古希腊柏拉图《理想国》、亚里士多德《政治学》等,都孜孜探求权力本真,亚当·斯密《国富论》、卢梭《社会契约论》、罗素《权力论》等对权力提出了许多理想要求,尤其是马克思主义的权力理论,深刻揭示了权力的禀性,也就是给出了监督理由。

  其一,权力含有暴力因子。马克思指出:“原来意义上的政治权力,是一个阶级用以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有组织的暴力。”即使是体现国家本质特征的公共权力,即用公众力量保护公众利益,“这种公共权力起初只不过作为警察而存在,警察和国家一样古老”(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权力既像时间一样抽象,又像警察一样真实。这种暴力因子一方面表现为可以消锉反对力量而贯彻权力意志,另一方面表现为扩张性,即权力行使往往超越给定的行为边界。

  其二,权力被排他性使用。与财产权不同,政治权力始终是国家所有,但使用权属于各级官员或公务人员,不仅所有权与使用权相互分离,而且被排他性使用,即实际权力为在任官员所掌控乃至垄断,这就极易激发起一些人竭力追逐超额政治利润,极易导致唯我独尊,独断专行。“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马克思就尖锐地指出,高高在上的权力,是人类社会最容易滋生腐败的温床。

  同时,在长期处于排他性使用权力的情境中,极易产生客体自比的心理嬗变,不自觉地将客体移植到自我之中,将权力禀赋当作自身能力,导致虚拟人格(权力岗位人格)完全匿埋自然人格(真实自我人格),进入“我就是权力,权力就是我”的虚幻心境,许多问题由此生发。

[责任编辑:赵伟露]
  •   历史穿越文的另一大吸引人之处就是在于现代人对于已经是既定事实的历史的改变,即“我创造历史”。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梦想,从前的科幻小说,过去的超能漫画,现在的穿越小说,都是在文学作品中追逐不曾实现的梦想。【详细】

      感谢春夜中有这样一部《家客》滋润业已干涸的心田,让我恍惚记起,也是走在夜晚的安福路上,适才谢幕的《生死遗忘》,还有《乌合之众》,那一句句台词依然激荡着我的心。【详细】

  •   。“一带一路”光明谈本期邀请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主任、首席全球合伙人王丽,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国际经济法学会副会长车丕照,围绕“一带一路”进程中的法治问题进行讨论、提出建议。【详细】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新年贺词时说:世界那么大,问题那么多,国际社会期待听到中国声音、看到中国方案,中国不能缺席。【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