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于沛:史学研究应求真、求实、经世致用

2014-03-07 14:31 来源:人民日报  我有话说

  体现时代精神是我国史学的优良传统

  我国史家把求真、求实、经世致用作为历史研究的自觉追求,努力通过总结历史经验,获取历史的启迪或教训,使史学体现出鲜明的时代精神。这一优良传统在我国古代史家那里有着充分体现。司马迁、刘知几、杜佑、司马光、顾炎武、王夫之、魏源等的史学著述,都是这方面的典范。近代以来,我国史家继承这一优良传统,使我国史学的发展从来都是和时代脉搏一起跳动的,从不曾脱离时代的主题。

  20世纪初,在中国社会剧烈变革的前夜,梁启超倡导进化史观,发起了与中国社会发展、与时代主题相关的“史界革命”。他认为,当时中国史学的陈腐和落后已成为阻碍中国社会进步的重要原因之一,“史界革命不起,则吾国遂不可救”,不能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中国革命暂时处于低潮。如何认识这时的社会性质以及革命的性质、对象、动力、前途等问题,在国内外曾引起激烈的争论。1928年中共六大通过的决议,虽然正确地指出中国社会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中国革命的性质仍然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但遭到了一些人的反对。要正确认识中国社会和中国革命的性质,就要深入研究上古以来中国历史的发展过程,因为现实的中国是历史的中国的发展。在中国革命的转折关头,发生了中国社会史大论战,直接影响到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形成和发展。1930年3月,郭沫若的《中国古代社会研究》问世,他在马克思主义社会形态理论的指导下研究中国古代历史,提出了中国历史分期的理论,论证了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科学性,将中国社会史大论战推向高潮。这是我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的第一部代表性著作。郭沫若为决定“未来的去向”而“清算过往社会”的治史旨趣,表明历史研究的任务是探求历史的谜底,揭示历史信息中所蕴含的本质性内容,以指导现实。

  正如李大钊所指出的那样,“历史学虽是发源于记录,而记录绝不是历史”,研究历史重要的任务是在整理事实的基础上,“理解事实,寻出它的进步的真理”。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从一产生,就紧密地和中国革命的前途联系在一起,以解决时代提出的问题为己任。

  以时代问题为导向促进史学繁荣

  历史与现实内在的规律性联系,决定了时代需要史学,也决定了史学需要回应时代提出的问题。新的时代条件下,史学要体现时代精神,需要坚持以唯物史观为指导,以时代问题为导向促进史学繁荣,不断提高历史认识的科学水平,以深化对人类历史发展规律的认识。

  以时代问题为导向促进史学繁荣,应该体现在历史研究的方方面面。譬如,以宏阔的视野看,“冷战” 结束后,世界处在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的过程中,在经济全球化新的历史视域下,一些全球性的问题日渐凸显,如生态环境恶化、人口爆炸、能源危机、霸权主义等,都是21世纪人类社会面临的重要问题。这些时代问题如何解决,将直接影响到人类文明发展的未来。解决这些时代提出的问题,首先要追本溯源,将其放在广阔的世界历史背景下去认识。这对拓宽历史研究领域、更新历史认识、完善史学理论、丰富史学方法,从整体上促进史学繁荣,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例如,现时代的需要推动了“全球史”和“生态环境史”的迅速发展。当前,无论在我国还是在国际史坛,“全球史”和“生态环境史”研究越来越成为重要的历史研究领域。“全球史”强调,史家的研究视野要超越民族和地区的界限,从欧洲和西方跳出来,将视线投射到所有的地区,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获得独立和解放的广大发展中国家。这将极大丰富人们对世界历史的认识,世界史不再是欧美人的历史。又如,环境和生态危机不仅催生了全球性的环保运动,还引起哲学、经济学、政治学、法学、社会学等学科的广泛关注。历史学也不例外,“生态环境史”应运而生。它强调人类和自然是相互联系的一个整体,试图通过对历史上环境状况的研究来探寻环境变迁的某些规律性内容,进而服务于现实社会。

  历史之中有着丰富的营养和智慧,史学是人们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重要工具。学习和总结历史,借鉴和运用历史经验,是我们应该重视并倡导的一个重要的思想和方法。历史的启迪和历史的教训,源于对现实的思考。只有以时代问题为导向,自觉弘扬史学的时代精神,才能深刻把握历史—现实—未来的内在关系,真正做到“通古今之变”。

  原标题:于沛:史学的时代精神

[责任编辑:李贝]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