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我们爱您,蒙妈妈”

  日前,海南省海口市艺术团团长、56岁的蒙麓光收到一份特殊礼物:方方正正的镜框里,镶嵌着“我们爱您,蒙妈妈”几个鲜红的大字,大字周围是密密麻麻的署名和唇印。捧着这份礼物,蒙麓光激动得流下眼泪……还有比叫妈妈更亲切暖人的吗?有了这份爱,够了,自己的付出值了!看着一个个署名,一段段往事闪现在蒙麓光的脑海里:

  2004年的一个夏夜,蒙麓光被电话惊醒。“蒙团长,我们是刘子秀的家长,她睡不着觉,想家,拜托您去看看!”蒙麓光听完对方急切的恳求后,一骨碌从床上跳下,开车赶到艺术团,气喘吁吁地爬上5楼宿舍,找到蜷缩在蚊帐里的刘子秀。为了不影响其他孩子休息,蒙麓光把刘子秀安置在自己的办公室,自己也陪伴在那里。

  从广西艺术学校考进海口市艺术团的刘子秀在家是个娇娇女,事事离不开妈妈的呵护,这么多年也从未离开过家。这几天,刘子秀每天晚上都想妈妈,睡不好觉。这事让蒙麓光恍然大悟:怎么就没想到,艺术团里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孩子,他们才15岁左右,在家是父母的“掌中宝”,自理能力不强。作为团长,自己还兼有家长的责任!

  从这天起,蒙麓光便搬进了艺术团,并一直住到现在。她对艺术团的几十个孩子们说:“你们就把我当妈妈吧,有啥困难都找我,我会用心疼你们、爱你们的!”

  一天,夏翎冰的妈妈打来电话说:“蒙团长,您看我儿子能再拿个本科文凭吗?都说跳舞吃青春饭,以后改行没‘资本’咋办?”蒙麓光想到,除了夏翎冰,团里还有三十多个孩子毕业于中专和大专学校。追求更高的文凭,能成为他们勤奋学习、提高素质的动力。

  道理好讲,可操作起来并不简单。

  蒙麓光开始四处联系。最后,艺术团的孩子们终于在海南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的支持下,相继拿到专科、本科文凭。而他们的学费也是由蒙麓光负担的。十多年来,作为海南名编导,她编导的《达达瑟》《天堂鸟》等舞剧享誉全国,荣获了国家级、省级多项大奖。平时,她接的编导活儿不断,要论个人编导费,算得上是海南第一人。可她把编导费都捐给了团里,分给了孩子们。“让我们吃好,生活好,有钱上学,有钱寄给父母,是蒙团长最大的心愿。要不是因为我们,蒙团长早就发大财了!”团员们逢人便说。

  有人说蒙麓光是“傻子”“另类”,可她不并觉得委屈。她说,看到孩子们成长起来,幸福地生活,很开心。

  调皮的吴梦婷,始终记得蒙团长给自己上的一课。那一年,团员吴梦婷坚决要求调离。蒙麓光同意了。可是,一年后吴梦婷又回到艺术团,她说,虽然这里练功狠,要求高,演出不断,演出离开时还要打扫卫生……但是,这里的氛围好。蒙麓光劝慰她说:“现在咱们艺术团是一张名片,这和每个团员自身素质分不开。”

  要强的张伶俐,始终忘不了自己当年哭鼻子的情景。从15岁进团,她就是“女一号”,那次生病,蒙麓光送鸡汤给她,她搂着蒙麓光哭,蒙麓光问,“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张伶俐说,“就想喝妈妈熬的粥。”当蒙麓光把熬好的粥端到张伶俐跟前时,张伶俐又哭了。要知道,蒙麓光在家几乎没给儿子做过饭,给张伶俐做饭是破例了。

  今年春节,在艺术团举行的团拜会上,蒙麓光亲自跳了一支舞——她从高高的楼梯上往下走,手搭在一个个孩子的肩膀上,每下一个台阶,都异常艰难。

  这不是想象,而是蒙麓光生活的真实写照。由于长年劳累,蒙麓光的两个膝关节患有严重疾病,5年前医生劝她动手术,可因实在抽不出身而作罢。后来,蒙麓光连下楼都成了问题。懂事的孩子们,一看到她下楼,就会主动跑来帮她。撑着孩子们的肩膀,蒙麓光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蹭到楼下。现在,蒙麓光要通过舞蹈,把对孩子们的感激表达出来。

  这,就是国家一级编导、全国“三八红旗手”、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蒙麓光,送给孩子们最珍贵的新春礼物。

  (本报记者 魏月蘅 王晓樱)

[责任编辑:赵婧]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