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忠诚永在——追记党的好女儿张星南

2013-01-16 11:43:03 来源:大众日报   查看评论 进入光明网BBS 手机看新闻

  核心提示:禹城市89岁老党员张星南,年轻时被错打成“反革命”,蒙冤26年,却对党的信念矢志不渝。在离休后的30多年里,每天坚持义务清扫街道、捡拾垃圾;她家徒四壁、生活节俭,却化名“服奉乐”、“共产党员”累计捐款20多万元,去世后把遗体捐献给医学事业,存折上仅剩下22.43元。她用一生的经历诠释了一名共产党员的忠诚与信仰,树立起了一座共产党员的精神丰碑。

  “某人问我那时离开两个孩子,怎么过来的。我说:‘只有一个信念——就是坚信共产党。’‘党就是母亲,母亲打错了孩子,不能抓住不放,就抱怨母亲。我一直对母亲是热爱的,而且永远爱。’”——选自1997年3月22日日记

  张星南,原名张玉芳,1923年出生在河南省邓县(今邓州市)彭桥乡张家庄。

  1947年,张星南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复旦大学数理系。1948年她毅然放弃学业来到苏北解放区,改名张星南。

  1949年5月,张星南参加了接收上海的工作。不久,她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年底,张星南响应组织“知识分子到三个解放区”的号召来到禹城团县委工作。

  正当张星南意气风发、准备干一番事业时,1953年,一封诬告信把她打入万丈深渊,她被错划成国民党“三青团”骨干分子,遣送回河南老家改造。“离开禹城的那天晚上,正值农历八月十五,丈夫偷偷送我去火车站。”张星南日记里回忆:“上车前,丈夫把两个孩子抱到我面前,我含着眼泪把孩子抱了又抱,亲了又亲。”

  从1954年到1980年,张星南最美好的岁月在艰辛中度过。但她始终坚信,党会给自己一个清白。她对儿女们说:“妈的问题迟早会解决,这辈子你们要听党的话,跟党走,啥时候都不能改变。”

  1980年12月24日,中共禹城县委为张星南作出平反决定,办理退休;并为其在农村的孩子办理了农转非,安排了工作。1986年4月16日,63岁的张星南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此时距她写第一份入党申请书已经整整过去了37个春秋。

  “不知为什么,我为公家干这个活,却被人家说成不该干。有人说我光干不休息,也不知累,也不知疼。说不累,那不现实,但我有我的理想,我有我的追求。人生在世界上,如无理想和追求就等于没灵魂,我的理想即共产主义。”——选自1997年4月11日日记

  张星南对党充满了无限感激。她觉得,此时最迫切的是要把失去的岁月追回来,为党和人民多做些事。

  一门心思为党工作的张星南,总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劲。1983年禹城新建了行政大街和南北大路,张星南自费买来扫帚、铁锨,每天早晨4点起床,把两条大街清扫一遍,春夏秋冬,风霜雨雪,连大年初一,也未曾停下。

  张星南的孙女王坚锐告诉记者,近30年来,每天早晨奶奶都去扫街,为不耽误工作,就把不满周岁的她绑在床上。醒来不见大人,王坚锐急得哇哇大哭,连哭了十几天,后来就习惯了。“一想到自己为党工作,也就舍得了,心也就硬起来了。”老人在日记里写到。等王坚锐稍大点,老人就把她放到垃圾车里去扫街。

  1986年3月16日,禹城成立了城区绿化队。张星南每天扫完大街再到绿化队义务栽培花草苗木,为学习栽培技术她还自费参加了北京林业大学园林花卉专业函授班。

  “这么多年每次她都来得最早,别人休息了,老人还在那干。为节省经费,老人经常到临街单位厕所挑大粪沤制肥料。”禹城市城管局园林处工作人员庞永花说。

  “我记忆中老人唯一一次迟到,是2008年冬天,下大雾,九点多老人才到。雾太大看不清路,老人骑车骑过了。”庞永花告诉记者。

  有人给老人算了一笔账:这么多年,她义务为城市保洁道路1万多公里,培育苗木30多万株,开垦绿地1万余平方米,为市里节约开支15万多元。

[责任编辑:赵婧]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